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七十三章:出云幽谷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石軒師兄弟幾人站在靶場看著夷為平地的場景,對石軒煉制的加強版奧術**非常滿意,這樣的恐怖威力足以重傷許多凝元境甚至天脈境的強者,要是能夠大批量的生產,就算是消滅一個超級勢力都不是問題。

    “師弟,次物威力巨大但是靈核極其的珍貴而且稀少,只有獵殺靈獸才能獲得,市面上一顆靈核已經是極高的價格,看來只能煉制極少的幾顆防身所用”,杜琪峰評價道。

    “對付普通士兵那些奧術**足以,這些特制的是用來對付靈師的,丹陽帝國和拜月宗才有多少靈師?我們只需要制作一小批就行了”,石軒說道。

    “太奢侈了,別說其他人,我們這些強大的靈師也沒有幾顆靈核,這還是準備用來兌換其他東西的,把它做成**卻是有些舍不得”,趙灼感慨道。

    “現在對我們有用的靈核最少也要是三階頂峰或者四階以上的靈核,其他的低階靈核幾乎無用都可以用來制作靈核**,為了對付丹陽帝國我們準備豁出去了”,石軒有了新想法。

    “既然如此我也通知趙將軍讓他廣泛的征集一批靈核給我們煉制靈核**吧,有多少算多少”,杜琪峰說道。

    “我聽說鄴城三百里外的出云山山脈有不少的強大靈獸,我們何不千萬進行一番狩獵,我想收獲也許會令我們滿意”,石軒說道。

    “你想去獵殺靈獸?”趙灼問道。

    “不錯”。

    “那我和你一起去,這么久以來我的火龍锏都快要生銹了”,趙灼說道。

    “好,我們一起去”,石軒樂意之至。

    “我就不去了,現在這里得有人負責,我就留下照料,你們去出云山脈自己小心,一定要當心暗夜城派出的獵殺隊伍”,杜師兄囑咐道。

    “我們會小心的”,石軒和趙灼兩人準備一番騎著龍馬朝著遠方的出云山脈進發,兩人快馬加鞭在深厚的雪地之上留下了一串的腳印,雪花飛濺。

    沿途兩人路過諸多村莊,可是發現近乎人去樓空,這些地方的平民全部淪為了難民,流離失所,廣袤的土地上只剩下一些孤寡之人艱難的在村子里依靠野菜和樹根這些東西艱難的度日。

    “丹陽帝國遲早要為他們的罪行付出慘重的代價”,趙灼難以想象曾經的富庶之地,變成現在的荒無人煙。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強者說了算,姜丙坤的丹陽帝國也只是歷史的輪回罷了,他的命運早已注定,只是苦了這些百姓而已”,石軒說道。

    兩人一路走下去相顧無言,這些地方太多的凄涼,所謂的盛世不過是文人筆下的笑話而已,歷史從來都由勝利者書寫。

    出云山脈在鄴城一代也算得上龐然大山,山川綿延數百里許多山峰高聳入云,此刻整座山披上了厚厚的雪衣,千樹萬樹梨花開就是真是的寫照。

    在這個季節狩獵比較容易尋找靈獸,他們的腳印在雪地之中非常的明顯。

    兩人走進深山,找了出安全的地方安置馬匹,然后進山,兩人實力不俗,就算是遇到難以應付的靈獸也有幾分脫逃的手段,藝高人膽大,他們直接深入毫不猶疑。

    “注意觀察腳印,我們可以通過他們的腳印判斷他們的實力強弱”,石軒仔細的查探山坡上的一些靈獸腳印。

    “石軒你真像一個獵人,看著你的獵殺技巧頗為嫻熟”,趙灼說道。

    “我是獵戶之子,從小也算是耳濡目染”,石軒說道。

    “我們面前的這個腳印如此的巨大,難道是紫翼狂獅的腳印?”趙灼問道。

    “不錯,最少也得三階以上,要是獵殺到也不枉此行”,石軒觀察著去向,兩人沿著腳印沿著雪花滿天的深山走了進去。

    腳印在一處洞窟前消失,“小心了,這里應該是它的巢穴”,石軒觀察這洞口。

    “殺進去”,趙灼說道,他取出了武器。

    兩人沿著彎曲的洞穴進去了,突然,一聲獸吼傳出,震耳欲聾。

    “它察覺我們的腳步聲了,準備作戰”,石軒兩人開始運轉功法。

    一個開闊的洞穴出現在眼前,一只巨大的紫翼狂獅出現在眼前,他的旁邊兩只幼崽在哪里歡快的打滾,幼崽已經會走路了。

    “這畜生達到四階了,小心一點,雄獅一定出去覓食了,速戰速決”,石軒說道。

    此刻的紫翼狂獅兇狠的警惕著兩人,兩只幼崽也是奶兇奶兇的,張牙舞爪的對這兩人咆哮。

    狂獅主動出擊,張口就是一口紫色的火舌噴出,兩人快速避開,火舌燒到了墻壁之上,一大塊石頭被它的毒火腐蝕,變成齏粉。

    “好毒的火焰,有點意思,石軒它交給我了,你在一旁掠陣,我正好會會它”,趙灼召喚火盾,手持火龍锏殺了過去,石軒隨時注意洞口的情形,以免雄獅回來突襲。

    此刻的洞中溫度暴增,趙灼全力出手,打起了一片片的火龍卷將紫翼狂獅包裹,紫翼狂獅勇猛難當多次飛撲過來,巨大的利爪所過之處罡風襲來,一抓就將巨大的頑石拍碎。

    趙灼使出自己的殺手锏和它近身大戰,石軒也覺得趙灼的進步巨大,他的近戰技巧嫻熟了不少,即便面對威力恐怖的對手他也游刃有余。

    紫翼狂獅速度快、力量強、火焰殺傷力巨大,趙灼有如狡兔一般靈活的穿梭在戰場之上,變幻莫測的身法避過了大片的紫色火海,他的重锏打出了巨大的威力。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了劇巨喉,雄獅回來發覺有人闖入。

    “你速戰速決,我來擋住外面的雄獅”,石軒提著佩劍飛速殺了出去。

    一只巨大的紫翼雄獅此刻怒氣沖沖的盯著石軒,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

    “大家伙脾氣這么暴躁,看我收了你,你這身材給我當坐騎倒是不錯”,石軒評價道。

    看著石軒絲毫不懼怕它,仿佛還在鄙視它,這讓它更加生氣了,飛速撲身過來,一抓就將石軒身后的巨樹拍斷,一大團雪花散落,煞是壯觀。

    石軒靈活得像只兔子,它的力量毫無辦法,石軒一次次就像遛狗一樣的戲耍著它。

    嗷,的恐怖一聲怒嚎,狂獅震怒,這么多年還沒被人欺負過,恐怖的狂獅怒焰就像颶風一樣朝著石軒吼了過來,恐怖的烈焰夾雜音波一下子向前方擴散,石軒的三面火盾瞬間瓦解,一下子摔在雪地中,身后的十幾顆大樹瞬間粉碎,雪花飛濺,狂獅怒吼,擁有恐怖的威力。

    此刻的石軒耳朵嗡嗡響,胸口悶疼,他準備爬起來認真對戰,可是狂獅怎么給他機會,恐怖的一躍一腳剁了下來狠狠的踩在石軒身上,要不是石軒的靈甲防御驚人,他估計要被采匾。

    這時候趙灼恰巧從山洞走出,看到狼狽的石軒正在被雄獅踩在腳底下。

    “石軒,不應該啊,你這是?”趙灼無語。

    “失誤,失誤我只是調戲了一下它,沒想到它脾氣這么大”,石軒瞬間爆發出恐怖的沖擊波一下子將它掀翻,爬了起來,他抖了抖身體,祛除雪花。

    “你解決了雌獅?”

    “差不多了,就等你了,要不要我幫忙啊?”

    “一邊涼快去”,石軒這次不再大意了,差點陰溝翻船。

    他一旦認真起來,狂獅很快就落入下風,在他的恐怖近戰實力面前胸口都被石軒的重劍擊破,鮮血流了一地,它的紫色火焰將大片的雪地都給融化了卻也絲毫傷不了石軒。

    看著有些退縮的狂獅,石軒步步緊逼,“大家伙給我做坐騎我饒你一命,否則去死”。

    嗷,又是一聲怒吼。

    “好吧這么說你拒絕了,看招”石軒又是一頓暴打。

    狂獅的身體都有些顫抖了,但是依然警惕石軒,“看來我得使用一點手段了”,石軒想起了北蒼遇到的馴獸師,他也想收服這頭大家伙。

    “石軒你也想做馴獸師嗎?”趙灼問道。

    “試一下”,石軒再次催動靈魂對狂獅進行鎮壓,狂獅的力量雖然強,但是靈獸的靈魂比人族弱小太多,他在石軒的恐怖靈魂威壓面前瑟瑟發抖。

    “臣服我吧,否則去死”,石軒用靈魂和它溝通,最后這頭龐然大物地下了頭顱,接受了石軒的靈魂契約,它跟在了石軒的身邊。

    “這,大家伙也太沒骨氣了吧,早知道里面那只我也給收服了”,趙灼難以置信的看著石軒身邊的哈巴狗一樣的狂獅。

    “你還有機會的,里面的兩個幼崽,從小培養,不出兩年一個強大的紫翼狂獅就能當坐騎了”,石軒說道。

    “我們還要狩獵不好戴在身邊吧”,趙灼說道。

    “我有一枚納靈,可以將兩只小家伙收進去,放心吧”,石軒說道。

    “納靈可是四階靈鍛器物,你怎么會有啊?”

    “秘密,等我達到四階,我也給你鍛造一枚”,石軒說道。

    雌獅已經被趙灼斬殺,他將靈核取出收了兩只幼崽交給石軒,雄獅心痛的看著兩只幼崽。

    “放心吧,我不會殺他們的,我會將它們養大給我們當坐騎”,石軒拍了怕雄獅。

    “它現在收了傷,這么聽話,將來傷好了會不會傷害你啊?”

    “不會,你不要小看靈魂契約的威力,靈魂契約除非我主動解除否則將會制約它的一生”,石軒也有了解過靈魂獸的知識。

    “那我們繼續前進吧,希望多收獲一些靈核”,趙灼說道。

    兩人沿著雪地一路前行倒也售后了不少靈核,大多為二階、三階的靈核,四階的一次都沒有再遇上。

    “看來這頭紫翼狂獅也算得上這里的王者啊”,趙灼說道。

    “紫翼狂獅突破到五階之后就能長出紫翼,初步可以進行飛行,到時候是一個不錯的坐騎”,石軒看過古籍的記載。

    “那我收獲的幼崽何時才能成長到五階啊”,趙灼問道。

    “三五年吧,看資質和血脈的,紫翼狂獅的強弱同樣有血脈的束縛”,石軒說道。

    “到時候我自己都能飛了要他們何用啊?”趙灼說道。

    “身邊多一個強大的靈獸作戰,多一個伙伴也是好的啊,你難道還想直接奴役六階的靈獸嗎?”石軒問道。

    “對啊,咱們大秘境中收服的陣靈不就是強大的六階靈獸嗎?”趙灼想起了護宗圣獸。

    “要知道靈獸超過五階之后,實力就會暴漲,遠超同階的人族,到時候身邊多了一個強大的幫手,那多好啊”。石軒說道。

    “這么說也有道理”,趙灼說道。

    “我們繼續前進吧,多獵殺一些,到時候全部制作成靈核**,讓拜月宗和丹陽帝國的靈師嘗一嘗我們的土特產”,石軒說道。

    “石軒你看那一邊的深谷”,趙灼指著遠方的幽深峽谷,此刻正是云霧繚繞,宛若仙境。

    “這樣的幽谷估計會有不小的危險,我們還是小心一些”,石軒說道。

    “也或許會有不少的收獲”,趙灼想去查探一番。

    “好吧,既然你都不怕,我就陪你去”,石軒說道。

    兩人沿著山路朝著遠方的峽谷探索,這條峽谷處在出云山的幾座大山之間十分的隱秘,如果不是誤入極難找到,高聳的山壁一旦跌落很可能粉身碎骨。

    他們兩人著了好久才發現進入谷地的一個入口,從入口處往里面看去,里面被清幽的霧氣繚繞,不是十分的清晰。

    “石軒這里的靈氣十分的充盈,空氣中帶有一種清幽的氣息,此地必然不凡”,趙灼在入口感受著這里獨特的環境。

    “如此幽寒的環境對我倆的實力有所壓制,還是小心一些”,石軒有些憂慮。

    兩人穿過霧氣繚繞的谷地往里面探索,“這里面的環境如此的原始,應該很久沒有人進來過了”,趙灼仔細的看著周邊。

    “寒冷刺骨的氣息,真是奇怪,我們兩個人都是火系靈師,居然在這里感覺到刺骨之寒”,石軒下意識的錯了措手,口中呼吸著寒氣。

    在峽谷的深處一條小溪從谷中流過,水色清幽,靈氣逼人。

    “石軒看一下這水如何?”趙灼走到有些結冰的溪岸,捧起一些水嘗了一下。

    “好甜的水啊,就是太冰了”,趙灼呼出一口涼氣。

    “難道水源的地方有什么寶貝不成?”石軒也喝了一口溪水,的確甘甜可口,寒氣逼人。

    “走進去看一看”,兩人朝著深處走去。

    峽谷中的樹木都被厚厚的冰晶覆蓋,十分的美觀,兩人都對這里的優美景色深深的吸引了。

    “我怎么越走,心越涼啊,里面的溫度也太低了”,趙灼的眉毛都被冰晶覆蓋,呼氣成冰。

    “我估計前面有著至寒之物,這里的環境都被它改變了”,石軒猜測,他到處查探,突然發現了幾棵大樹下面有幾株靈氣逼人的靈藥。

    “你看”,石軒指著幾株靈草。

    “靈草”,趙灼也發現了,兩人走了過去。

    “能夠在如此嚴寒的環境下生長,一定有不俗的功效,我們把它們采了吧”,趙灼說道。

    “你知道這幾株是什么靈草嗎?”石軒有些疑惑。

    “我也不曾見過,但是如此的靈氣逼人,想來不是什么凡品”,趙灼麻利的挖取靈草。

    “走吧,我們繼續前行”,石軒和趙灼挖好靈草。

    嘶、嘶的幾聲突然傳來,有什么靈獸在靠近,“小心,前方有危險”,石軒取出佩劍準備堤防,他身后跟隨的紫翼狂獅下意識的嚇得后退。

    “是一條九幽冥蟒,它來了”,趙灼指著飛速爬來的巨大蟒蛇。

    “準備戰斗,這畜生連紫翼狂獅都不敢接近,我們小心”,兩人迎戰九幽冥蟒。

    巨大的蟒蛇一下子將巨大的頭顱抬了起來,俯視著眼前的兩人,巨大的蛇信子冒了出來,巨蟒全身晶瑩剔透,寒氣逼人,它朝著兩人一吐,一團團恐怖的寒氣飄來,兩人快速躲開,身后的狂獅慢了一下,瞬間被寒氣凍成了冰雕。

    巨蟒一擊不中,卷起巨大的尾巴橫掃千軍,實現和趙灼紛紛召喚護盾格擋,一下子就被巨大的力量擊飛,狠狠地砸在了雪地里。

    尾巴所過之處,大樹全部攔腰截斷,雪花飛濺。

    “好狠的家伙,小心它要發飆了”,石軒快速的在場地上移動躲避它的攻擊。

    一道道巨大的冰環從蟒蛇前方射了過來,不斷地擴大,瞬間在寬闊的場地上形成了一丈多高的冰刺,石軒和趙灼揮舞武器迅速斬斷了大量的冰刺,差點被冰環刺傷。

    巨蟒尾巴一揮卷起了大量的冰刺,用力一甩朝著兩人扔了過來,無數冰刺形成了漫天的飛劍一般,兩人將護盾催發到了極點,同時不斷的格擋飛來的冰刺。

    幾道冰刺成功的擊中了他們,恐怖的力道讓他們胸口劇痛,就連火焰護盾都差點消散。

    寒冰之息,一口巨大的寒氣刮了過來,石軒和趙灼的全身飛速的結冰,身體慢慢僵硬,差點凍成了冰雕。

    兩人瘋狂的調集火焰對抗,良久之后,火焰才將這一口恐怖的寒冰之息燒盡。

    “差點就成冰雕了,好險啊”,趙灼驚魂未定。

    “看來我們挖的靈草是它的專有物品,我們也算是徹底的惹惱它了”,石軒說道。

    “我得近身作戰才能發揮威力,你掩護我”,趙灼說道。

    “明白,去吧”,石軒對著他的屁股一腳將他踹了過去,讓他快速接近蟒蛇。

    “我擦,你好狠啊”,趙灼差點撲街在蟒蛇的面前。

    看到近身的趙灼,巨蟒即將對他展開攻擊,石軒遠遠的一堆恐怖的殞火流星砸了下來,狠狠地砸在它的身上,它朝著石軒就是連續噴射好幾口的冰環,一道道冰環飛速擴散,石軒在遠處靈活的躲避,吸引蟒蛇注意。

    周卓近身之后,瘋狂的施展火龍锏展開近身搏殺,恐怖的力道打得火花四濺,巨蟒的身軀都被他打得震顫不已。

    它憤怒的朝著他一口寒氣呼出,趙灼瞬間再次冰封化成冰雕,“救、救我”,趙灼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石軒躲過冰環之后,一道火焰流星砸在趙灼的冰雕之上,他才被解救出來,巨蟒一尾巴就將他抽飛,摔在遠方,就連火龍锏都掉在地上。

    石軒接連釋放十幾道火墻成功的阻擋住了巨蟒向趙灼施放的寒冰之刺,兩人再次展開攻擊。

    “你沒事吧?”石軒看著爬起來的趙灼。

    “好強悍的力道,還好靈甲足夠強悍,不然就危險了”,趙灼說道。

    “在這里我倆的火焰弱了不少,它在這里得到了不少的加強”,石軒說道。

    “這樣下去,我倆即便殺了它也要受到不少的消耗”,趙灼說道。

    “無妨,這次你來掩護我,我去對付它”,石軒飛速掠過火海殺向巨蟒,破空七斬,驚天動地的劍氣呼嘯而過,一道道劍氣狠狠的披在它的堅硬的鱗甲之上,幾片鱗甲瞬間脫落。

    爆炎怒斬,又是一輪恐怖的劍氣直接斬落了好幾塊鱗甲,巨蟒疼得飛速移動,躲避石軒的追殺,爆炎怒沖,石軒再次爆發驚人的追殺速度,接連出手。

    趙灼在遠方一道道火焰旋風阻礙巨蟒的身形,石軒又是一輪猛攻。

    巨蟒一尾巴砸過來,石軒將大劍擋在胸前一下子被它抽飛,但是他沒有摔倒,遠遠的站穩了身形,再次重逢斬殺。場地上一道道冰環之刺向外擴散,石軒扔出大劍,利用火焰枷鎖拉住轉了一圈,將冰刺全部斬斷。

    巨蟒的前身已經被連續砍下諸多靈甲,石軒瞄準此處,多次突襲,巨蟒的諸多手段先后被他們二人密切配合化解。

    巨蟒知道難以阻擋二人的進攻準備撤退,它的尾巴一甩大片的樹木掃倒,擋在兩人的面前,它快速朝著遠方逃竄。

    “追,不要讓它逃了”,石軒三道劍氣瞬間將面前的樹木展開,怒焰爆沖殺向逃跑的巨蟒。

    一下子攔住了它,巨蟒再次立起身子,雙方再次大戰,石軒這次不在給它逃跑的機會,他從納靈中取出一枚靈核**瞬間將它扔在靈甲脫落的部位,恐怖的爆炸瞬間將巨蟒炸成兩截,兩截身子痛苦的在雪地里翻滾。

    “浪費一枚靈核**,真是可惜”,石軒說道。

    “那枚**才是二階靈核,這條蟒蛇好歹也是四階的,穩賺不賠”,趙灼走過來麻利的結果了這條巨蟒,取出靈核。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60彩票